粤剧名曲免费欣赏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粤曲新闻

顺德有粤剧集团

发布时间:2020-02-27 10:08:08源自:作者:阅读()

  在市场与艺术的裂缝之上  在佛山的一场演出前,一位民营粤剧团的演员在简陋的帐篷中、昏暗的灯光下化妆。粤剧的现状和未来令人忧心。  演出条件虽简陋,台上的演出仍一丝不苟。  演员们在演出间隙稍事休息。

  “一万多人去看戏,人头一眼望不到边。摩托车有几千辆,排在路边数都数不清。我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这么火爆的场面了。”两届“梅花奖”得主、深圳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冯刚毅激动地说。冯刚毅描述的是他不久前去湛江南三岛演出时的场面。邀请冯刚毅去演出的是全国第一家集团化的剧团——广东锦添花粤剧集团有限公司。

  旁人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冯刚毅和锦添花粤剧集团有限公司的几位老总却是忧心忡忡。因为他们发现,艺术与市场,这支撑粤剧生存的两块土地之间,已经出现大的裂缝。而粤剧,正泥足深陷……

  演员多疲于奔命

  广东锦添花粤剧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俊瑛这几天正忙得焦头烂额,不断有人来领钱、领物,新的演出邀请不断发来,他从一间屋子走到另一间屋子,走了几个来回也没能把手机放下来。他的办公室里坐着几位客人,他们是几个剧团的负责人,找上门来是要加入锦添花粤剧集团。

  “赚钱赚到手抽筋了吧!”有人开他玩笑,王俊瑛却是满脸苦笑。

  坐下来,他的第一句话就惊呆了记者:“我知道我们的演员很苦,因为他们每年的演出在250场以上,而这,是迫不得已”。250场,意味着场与场之间最多休息一天,还往往是在颠簸的路上。

  锦添花粤剧集团是顺德粤剧团陆续发展而来的,已发展成了6个剧团,除顺德粤剧团本身为“公助民营”性质以外,其它均为纯粹的民营剧团。为了吃饭,这些剧团与周围的各个县剧团展开了残酷的竞争。

  粤西有唱大戏、看大戏的传统,但今天的市场已经与许多年前完全不同,请剧团的不是宗族、不是集体,而大多是个人。在外发了财的老板们返乡回报乡亲,就包括请人演戏。真金白银从自己腰包往外掏,再慷慨的人也要反复比较。于是,演出一个晚上的价格就在竞争中被逐渐压低,最低的时候达到3000元一个晚上。这个价格,甚至低于成本。

  锦添花粤剧集团靠着自己的艺术水平和开拓市场的能力,咬牙坚持着自己的价格,4000至8000元一场。这两年许多行业不景气,包戏的“老板”们的腰包也没有那么鼓了,而价格再压低势必做不下去了。周围一些县剧团纷纷找上门来,商量对策。最终大家达成一致意见:组成集团,统一价格。去年先后有12个粤西地区的剧团加盟了锦添花粤剧集团,团长们说这种联合是迫不得已。

  即使联合起来,最终也只能是把价格控制在4000至8000元一场。王俊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演出一场,主角如果是好的文武生,要拿400至500元,龙套每人50至60元,其它演员收入居于中间,再加上路费、住宿、道具损耗等各种支出,一个剧团每年要演出222场才能维持收支平衡,要演到250场以上,集团才能有赢利出现。

  演员停一天,就少一天收入,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所有的剧团都满负荷运转,在粤西地区来往奔波。

  “如果要排新戏怎么办呢?”记者问。王俊瑛说,只好把剧本发给各个演员,大部分演出都在晚上,白天演员有一点时间自己研读。过几天后再大家一起排练。排一出新戏,大多数时候不超过10天。

  “你们会注意提高演员的艺术水平么?”记者问。王俊瑛说,他们很希望提高演员的艺术水平,但是很难做到,因为艺术水平再高,在今天的市场上也很难得到相应的回报……

  市场难提供艺术动力

  锦添花粤剧集团中水平最高的是顺德粤剧团,因为有政府资助。而其他剧团里的演员,很难获得培训的机会,也不可能用很长时间去排新戏。原因就像王俊瑛所说:“虽然我们几乎垄断了粤西市场,但演出水平与演出收入之间,仍然没有太大的关系。”

  演出收入由包戏的老板决定,好的剧团和好的演员每次演出收入8000,差点的剧团每次演出收入6000,如此小的差距让剧团“不敢投入太多来培训演员”。

  而且,决定这点差距的往往并不是现场的表演水平,而是主角的名气,捧红一个文武生需要一定时间。所以,现在剧团要捧一个文武生,往往要求被捧者签5年的合同,这样,他在3年内被捧红后还可以为剧团服务两年。捧红是否就意味着艺术水平提高了呢?冯刚毅表示“很难说”。

  广州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梁郁南、广东粤剧艺术大剧院院长梅晓等认为因为没有高素质人才队伍,导致今日的粤剧发展走入了一种“好又好不起来,坏又坏不下去”的窘况。一部分艺术骨干为回避这一“窘况”,唯有用所谓的“市场”,自得其乐地规避现实问题,不敢面对与老一辈粤剧艺术家以及粤剧过去的差距,不敢坦然面对艺术上与全国的差距。而且确有小部分人在“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粤剧现实里,成了没有多少技艺的“霸王”,大量演员纷纷寻找投机取巧、一夜成名的捷径。

  而说到创新,就更难。粤剧业内有共同的认识,即粤剧要有未来,只有从形式到内容都进行创新,吸引年轻观众。而排一出好的新戏,往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冯刚毅当年凭借《驼哥的旗》二捧梅花奖,背后是深圳市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在全面市场化的剧团中,类似的创新很难实现。冯刚毅因此担心,广东其它粤剧团全面市场化后,也会出现与锦添花粤剧集团类似的情况,而且,因为没有粤西地区那么好的群众基础,“境况可能更惨”。

  “完全市场化之后,每个演员一年要演出250场以上,怎么可能有时间提高自己,怎么可能排出好的新戏来!没有创新和提高的粤剧又怎么可能有未来?”冯刚毅长叹。

  未来需要大智慧

  冯刚毅在初次获得梅花奖后,因为粤剧市场一度低迷,甚至曾经放弃演戏去开出租车。他的回归和第二次获得梅花奖,深圳市政府相关部门功不可没。

  广东省目前也已经成立了专门扶植粤剧的基金会,王俊瑛说,作为市场化剧团,他们的演员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培训机会,但基金会还是帮他们寻找了一些演出机会。然而,完全走向市场仍然是未来的主流。

  香港著名粤剧评论家叶世雄曾在报纸专栏中倡议香港政府扶持成立青年实验粤剧团,结果有朋友打电话给他,说粤剧必须直接面对市场才能保持灵敏的市场触觉,而如果依赖政府扶持,最终恐怕会逐渐失去照顾观众口味的传统,转而以演出者或创作人为中心。

  冯刚毅说,让粤剧拥有未来这一任务,非有大智慧的人不能完成。

美词佳句

    栏目ID=1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专题说说

© 2013-2018 - 说说控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10809号-1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说说控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