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名曲免费欣赏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粤曲新闻

广东四大稀有剧种"前途迷茫

发布时间:2020-01-27 10:34:49源自:作者:阅读()

  海丰县西秦剧团演出的《审郭槐》

  海丰县白字戏剧团演出的《秦香莲》

  正字戏、白字戏、西秦戏、花朝戏——广东的“四大稀有剧种”。2006年,它们同时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正在进行的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上,这四大戏种首次齐聚广州舞台,在博得观众和专家不俗评价的同时,其生存的不易,艺人的坚持,前途的迷茫,不仅让戏迷揪心,更让许多对传统文化抱有感情的人们深深反思。

  根据广东省艺术研究所的调查,广东现存11个戏曲剧种,分别是粤剧、潮剧、广东汉剧、雷剧、粤北采茶剧、山歌剧、白字戏、西秦戏、正字戏、乐昌花鼓戏、花朝戏。汕尾地区海丰的木马戏已经灭绝。粤西白戏、贵儿戏已经没有专业剧团,只是配合旅游有零星演出。

  我们要做的,决不仅仅是一声叹息。

  欣赏指南:

  正字戏:又名“正音戏”,因其语言用中州官话(闽南、潮州等地称为“正音”或“正字”)而得名,流行于广东海丰、陆丰、潮汕和闽南、台湾等地。形成于明宣德年间,是元明南戏的一支,约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主要曲调有正音曲、昆曲两种,以龙舌兰壳制的大管弦为主,配以三弦、竹弦等;昆曲、杂曲等以笛和唢呐为主。表演风格古朴,气魄宏大,特别擅演连台本戏。武戏突出。

  白字戏:约元末明初从闽南流入粤东,到了海陆丰,与当地方言、民间艺术结合,遂逐渐形成了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海陆丰白字戏。音乐唱腔基本为曲牌联套体,辅以民歌小调。因唱曲多用“啊咿嗳”衬词拉腔,故俗又叫“啊咿嗳”。后来吸纳竹马、钱鼓、渔歌和潮剧音乐等民间艺术,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潮人为了区别于潮州白字(即今潮剧),称之为“南下白字”。白字戏的曲白用海陆丰方言,特别为当地农民所喜爱。剧目擅长演儿女情,表演程式载歌载舞,富有生活气息。

  西秦戏:又称乱弹戏,流行于广东海丰、陆丰、潮汕和福建南部及台湾等地。源于明代西北地区的西秦腔,与地方民间艺术结合,至清初形成西秦戏,主要唱腔有正线、西皮二黄等。西秦戏粗犷豪放、雄浑激昂,长于武戏。传统剧目有一千多个,其中较有影响的有《龚克己》、《三官堂》、《宝珠串》、《贩马记》等“四大弓马戏”,《打李凤》、《棋盘会》等“三十六本头”,《斩郑恩》等“七十二提纲戏”。西秦戏留存着古老西秦腔,是清代地方戏曲声腔传播流变的活证物。

  花朝戏:源于紫金县乡村的“神朝”祭祀仪式,用客家话演唱,流行于广东省东部客家地区。明清以来,紫金县“神朝”乐舞深受乡民喜爱。后来神朝艺人为了取悦观众,常在仪式后以小曲演唱逸闻趣事。这种表演谐趣花哨,人们更为喜爱,称之为“花朝”。花朝戏的传统剧目题材多取自民间传说,大都宣扬惩恶扬善、忠贞爱国、婚姻自由等。

  观众基础:老者居多

  在四个稀有剧种鼎盛期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广州演出,对于艺人们来说并不算什么新鲜事。虽是“小剧种”,但气派却丝毫不输。

  时过境迁,观众和市场逐渐变化,却让每位艺人都感同身受。以此次艺术节为例,参加的西秦戏《审郭槐》、《棋盘会》,正字戏《百花赠剑》,白字戏《秦香莲》和花朝戏《蛮牛赔礼》都是各个剧种中的名剧或精品,演员也集中了当今各个剧种的最强阵容,但夜幕下陵园西路的广联礼堂却显得平静安详。并不算太大的剧场中,上座率约为六七成,其中大多是中老年观众,年轻人身影难觅。

  记者了解到,目前几个古老而一度辉煌的剧种生存都相当艰难,“再不救就救不起来了”,成为艺人们重复率最高的一句话。

  广东省艺术研究所2006年曾经进行过一次广东传统戏剧生存状况调研,由副所长胡玲玲、创作研究室主任陈京松等领衔。调研显示,西秦戏培养一个演员需要8年时间,由于生存艰难,招收新演员非常困难。正字戏的情况与西秦戏相同,目前只有3个剧团。观看西秦戏和正字戏的只有一些老年观众。为了吸引年轻人,扩大演出区域,海丰市西秦戏剧团曾设想改官话为普通话,但很难演唱。一些正字剧团为了维持生存,只好搞“半夜反”,即前半夜演正字戏,后半夜演白字戏。

  生存现状:“人财两空”

  广东四大稀有剧种中,三个集中在潮汕一带,特别是海陆丰地区——正字戏、白字戏、西秦戏。海丰县白字戏剧团的团长吴佩锦说,海陆丰的这三种稀有剧种中,相对而言生存状况最“好”的要算白字戏。因为白字戏用当地方言福佬话演唱,每个人从小就会唱几句,群众基础特别雄厚。

  但作为这个最“好”剧种中最著名剧团的当家人,吴佩锦却丝毫不轻松。他告诉记者,目前剧团面临两个最直接的问题:一是钱,二是人。

  海丰县白字戏剧团一年获得的县财政拨款是18万元,“还不够全团58个人的社保和医疗费”,至于工资,必须到市场上去找饭吃,“一年365天,有200多天都在外面跑”。因为没钱,他一直想做的整理记录传统剧目的工作也迟迟没能开展,“过去老艺人学戏都是手口相传,剧本都在肚子里。老艺人们很想把旧时所学传承下去,但是没有资金来做这件事。”

  而更致命的打击是由于待遇太低带来的人才快速流失。不久前,在潮汕地区拥有很高人气的小生程小燕离开了剧团。前年还有一位曾经离开的团员放不下对白字戏的热爱回来,但没做够一年,实在不堪清苦,再度辞职去做生意了。现在团内还有几个演员也有离开的打算。如果这批演员都走了,整个团的架子也就散了。

  海丰县西秦戏剧团的团长吕维平说由于这次赴广州演出《审郭槐》场面大,角色多,他不得不从剧团培训班中临时抽调了6个小学员上场。现在团里主要靠10来个40岁左右和10来个20多岁的演员撑台。

  演出方式:走村串巷

  在记者采访中,几位剧团的当家人大多表示,几个稀有剧种的土壤在农村。但以农村为主要市场的演出方式对剧种的生存暂时看来有利,但对长期发展和提高却并不利。河源紫金县花朝戏剧团团长张向阳表示,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日常演出,而是能够有时间和资金挖掘整理传统剧目,创作和排演新戏。

  胡玲玲等人的调研报告中指出,广东潮汕地区、海陆丰地区及湛江地区有拜神的习俗。每逢请神、接神、拜神的日期前后,都要请戏班演戏。

  吕维平一年中的大半年都带着演员们在广东各地的乡村穿梭。这个由清代老牌剧团“庆寿连”发展而来的目前广东唯一国有西秦剧团,似乎又恢复了百余年前先辈们的生存方式——走村串巷,穿州过省。虽然不愁没戏演——每年可以演200场,有时一天要演七八个小时,疲于奔命的他们没有时间研究剧本,没有时间排演新戏,也没有时间进行艺术探讨。

  发展前景:资金+尊重

  参加此次艺术节的四大稀有剧种团队中,汕尾市实验西秦戏剧团是唯一的民营团体,演出的《棋盘会》也是根据传统提纲戏改编创作的新作。团长刘克亚他认为计划通过一系列的创作、演出和宣传,将西秦戏演到省内其他地市,甚至演出省,演出国。

  花朝戏的发展似乎也有曙光:紫金县专门成立了花朝戏研究室,研究保留和挖掘花朝戏,这次来广州演出的《蛮牛赔礼》就是一个自创的剧目。紫金县从今年起还在中小学中试点推广花朝戏。部分优秀演员被列入县财政编制,由财政支出买社保医保。

  自从2006年被一同评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四大稀有剧种都得到了一定的资金和政策支持。但对于一个剧种的发展和延续来说,这还远远不够。艺人们呼吁,让他们真正得到经济上的实惠,同时获得社会的尊重,才是剧种发展的前途所在。

美词佳句

    栏目ID=1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专题说说

© 2013-2018 - 说说控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10809号-1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说说控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