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名曲免费欣赏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粤曲名伶

名丑叶兆柏,大巴掴“粤剧”

发布时间:2020-02-28 17:54:23源自:作者:阅读()

  广东粤剧名丑叶兆柏

  年前,小胖妞通过电话,与多年没有音信的柏叔、广东粤剧名丑叶兆柏联系上,希望与他谈谈粤剧,说说睇大戏的故仔!走进他那个像粤剧私家博物馆的西关老屋,柏叔第一句话就是:“衰女包!你怎么这么迟才来啊!来就要早来啊!我的好多做戏行的好朋友,有一肚子宝贝的人,说都没说出什么东西来,就都原封不动地带走啦!唉!当然现在你来啦!太好啦!好过没到!快快坐低啦!……”在柏叔的看似埋怨,实是高兴的欢迎词下,小胖妞开始了与柏叔的长谈。

  小胖妞:柏叔啊!现在大戏里,好多行当式微,粤剧舞台上大都又以生、旦戏为主,如今睇大戏的感觉,就没有以前那么地精彩,不像以前看什么行当都齐的,不够过瘾啊!柏叔,你同时与你的丑角表演一起谈,好吗?。

  叶兆柏:衰女包!怎么你提你的问题,都一一打中我的要害啊!什么是大戏?为什么叫大戏?大者,多也!我叶兆柏8岁下海,今日79岁!人家问:“你做哪行?”我说:“做大戏!”解放前都这么说,不会说做小戏的!

  一次在黄花岗,中场休息,我去洗手间,一老观众自语:“哎,都不似粤剧!不好看!”粤剧为什么要孤芳自赏,为什么不去做市场调查?有关部门的领导只看简报,报喜不报忧的,这不是做实事,老是听上面的,猪耳绳(华而不实)!

  地方剧种最大的是粤剧,观众有半个地球。华人出洋创业,开枝散叶,我们去美、加演出,观众都是华人。为什么我们不抓住好势头,投观众所好?现在的大戏就好像“滚水渌猪肠(用开水烫猪肠,猪肠两头都收缩)——越来越缩”,我们没有抓住“大”字做文章啊!

  我为什么醉心粤剧?我吃这碗饭都是粤剧给我的,我自己问自己,人生几十年,公司是无限公司,抑或有限公司?岁数是有限制的,我要好好珍惜。对粤剧,我很专业,我非常钟意!我的儿子虽然不是做戏,但他做掌板,也一样在这个行当,他生的女儿也喜欢大戏,所以我们家,粤剧那个渊源在那!

  所以说,这个“大”字值得探讨,你想挽救粤剧,不是难,现在玩得这么“小”,是自己玩成的。行当就是岗位制嘛,粤剧这么早就自己裁员啦!举个例,现在公司摆关公,关羽是父子三人,周仓、关平,关平是他儿子,周仓是保护他的,三位一体。你只设个关公,不就是提早裁员?怪不得公司会死!你是不是不够粮食、不够香油给他?

  我昨天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大戏”两字,特别欣赏。行当齐全,叫分工合作。戏曲改革,哪些是糟粕?哪些是精粹?举例,《六国大封相》,反映了“大”字,一个个上场亮相,阵势很大,说它是“封建”!为什么说它封建?读书,读蒙了!这戏讲什么?是讲世界和平!秦始皇是独霸,要鲸吞六国,他恃大欺小,其他六个小国联合起来抗秦,不要打仗,用今天的话是世界和平!世界讲和平,社会讲和谐,家庭讲和睦。《六国大封相》反映的是世界观。第二个,为什么叫“大”字?行当出齐。第三,展现自己团队实力。包装、服饰,反映了团队的质量、画面、好不好看啊。《六国大封相》看到每个行当演员的表演,到位不到位(介意我抽烟吗?因为演刁德一学会了抽烟,现在不能改啦,呵呵!)。 还有一个,中国农业立国,养大我们的不是城市,养大粤剧的是农村!农业立国,总有些封建意识,我都找过神啦!为什么会这样?毛主席什么都能否定,但有一条他要肯定的,农时不能误。你试试,过了清明插秧就不出稻了。如果我们不根据国情、地理,谁是衣食父母?广大农村,看戏给钱我们才有饭吃。城市有多少人口,现在几千万而已,广大农村有好多亿!如果不满足农民兄弟的口味,就靠城市,就像刚才那句“滚水渌猪肠——越来越小”。如果我们面向农村,《六国大封相》是看不厌的!

  以前做大戏,五天一台戏,第六天换个团,每个团都要展示一次《六国大封相》,观众不厌,它的观众和老板对这个戏都很熟悉,最大的目的是检阅你有没有偷工减料。有些极左的说:“不要投其所好”,看你怎么讲,如果吃毒瘾就不要投其所好,如果不是呢?是蛮好的。比如讲礼,礼多人不怪。《六国大封相》反映了吉祥,看完很高兴,很振奋人心。戏改一斩,就没了。

  《六国大封相》有几个行当被斩了,它没有什么好唱,都是演。笛手,唢呐,很喜庆,没有了《六国大封相》,这个行当没有了。大锣大鼓中的大镲,也吵耳朵,灭了。打关斗(翻跟斗),拉马,没马拉了,也没了。一灭笛手,二灭大镲,三灭打关斗,记住这三句话。没了《六国大封相》,这几个行当都没了。《六国大封相》很热闹,因为“封建”两个字,没了。戏改,带来了失传。

  为什么我把三灭放在唇边,因为我自己的职业是翻跟斗。薛觉先大师在30年代就改革,十大行当,改为六大行当,文武生、小生、正印花旦、二帮花旦、丑生、武生,简洁了。这行当从30年代维系到60年代。有些东西应改就改,有些不必改,还要做的。没有改革就没有提高,但改得好不好,不要糊弄,不要变成“夜晚吃黄瓜——头尾不分”。要探讨怎样简洁、为什么薛觉先能成功地、如何地同时代接轨?如果矫枉过正?过分追求布景、台上台下互动,就过了。

  全世界的文艺,我认为最高级的是戏曲,模拟抽象,从无做到有,从有做到靓,举例:《火烧赤壁》,《火烧连环船》,戏曲厉害之处,是让观众相信有这些,两个人在台上,可以虚拟划船。所以戏曲很伟大,水战、上山(拟声),为什么观众知道真的有水,它不用真水,所以外国人都惊讶。我记得京剧的李少春出国时,《大闹天宫》一条棒,横扫欧洲,他能上天,打到你满天神佛。舞台十几米,做出来就知道上天、入水,这不就是戏曲艺术的抽象模拟吗?这是西方理解不了的,所以中国的戏曲艺术是花了很多功夫的。

  有句话:“台上一剑,台下十年”。我做给你看(柏叔站起来,边唱,边动作),我入门,一跨步,才进来。你是通过一定的训练,去学,才做出这样的模式给人看。如《海瑞》(动作模拟),知道上朝。《凤仪亭》吕布跟貂蝉幽会,眼望亭,转啊转,为什么这么做?就是艺术。要做好这几步,就要在现实上探讨,逢上楼都是往上望,下楼都是往下望,这是规矩。有句话没错:“来于生活,高于生活”,这才是艺术。

  我做过评委,我也有些不公道,那是我的徒弟。最公道是观众,观众是衣食父母。如果你不去做足这份工,做好这场戏,你折堕!浪费!所以我觉得是要自己折磨自己,不要强求观众。为什么我刚才说要投其所好?为什么薛觉先的戏能传世到现在?《胡不归》,30年代初出的戏,到现在还演,卡拉OK也唱。为什么?这个戏的内容起码耐看(好看),我们活着的人,家庭和睦,和谐,这个戏反映了现实性,有社会认同,所以好看的戏有三点:第一点是思想性,有主题,不是无厘头;第二点,要有艺术性;第三点,有点趣味性。这样你的戏就会长寿。昆曲《十五贯》其中有一点,要立主脑,要把支线拉起来。戏剧是劝世文,戏剧既有艺术看,又受一些教育、启发,有教益。

  为什么粤剧现在越做越小?罗家英曾经访问过我,他问叶老师,粤剧去到谷底,没人来看了,你怎么看?我说,不是没人看,是我们没东西给人看!

  现在市场这么小,为什么我收徒不收钱?因为我吃的是国家的饭,有退休金,有米下锅,如无意外我都有得吃,另外,我得来的东西,是老师、师傅传给我,他没收我钱,我有什么资格收人钱!师傅给我的,不要给回他啊!我有良知。

  我对粤剧爱好,我钟意粤剧,粤剧使人心旷神怡,娱人娱己,特别我是做丑生。有权威认为要净化舞台,不要丑生。一台大戏,无丑不成戏。有个美国戏剧家说,丑生行当,是一个戏成败的关键。丑生插科打诨,喜中有悲,给人乐。为什么说是成败关键?他不能出轨,丑生的责任是维系这台戏,就是要绑住它,不要让它飘起来。

  《胡不归》的家婆,男的反串,他用丑生扮演,反映戏的可信性、艺术性、趣味性。十几年前,我去广东粤剧学校排戏,当时我做《包公审郭槐》,有个学生,问我,是不是做丑生,我反问:“你今年几年级?”,他说:“他说五年级(六年制),还有一年毕业我就不做了。我和父母认为,如果做丑生就宁可退学。”为什么没人做丑生?没价值!是价值观出问题啦!为什么我从文武生转丑生?我的理念是,伟大点说,行行出状元;讲私心,找顿饭罢了。何必那么计较?做好这份工就好。如果有这份平常心,我都可以拿牡丹奖(是自2000年起由中国文联和中国曲艺家协会共同举办的全国性曲艺艺术专业奖项,是曲艺界的最高奖。叶兆柏凭《借靴》获得此奖)。此话不虚,行行出状元。倒屎都可以做到人大代表啊!

  1945年,日本投降时,就是丑生当主角、担剧团、担票房。丑生,值得搏一搏。廖侠怀,他好丑,皮肤好似赤度几内亚的,他很迟入行,但选的戏好红,比如《大闹广昌隆》,我同他做。这个戏后来没人接。这戏来于生活,高于生活,反映社会,反映小贩的生活。它有劝世文,不要乱搞男女关系,否则会有麻风病(那时还没有艾滋病一词)。劝人向善,不要胡来,很有教益。廖侠怀他本身就是个圣人,他是丑生,担纲主角,演了一百多号人,这是解放前。解放后是文觉非,是我老师,他有《十五贯》,他是丑生行当的戏王,我老婆是跟他对戏的。在我71年的从艺生涯中,这两个人都是丑人担票房的,现在还没找到第三个。

  现在为什么少丑角?特别是一些学生的父母,他们认为有价值是的文的、小生,要靓仔靓女。特别是一些权威,认为丑样就演丑生,这是形而上学。文觉非不靓仔吗?很靓仔。我以前靓仔吗?(你拿我以前的相过来,你能靓过我?!)为什么要演丑生?所以有些权威害死人,不是丑样就能演丑生的,丑生是个行当!由于这些观念,孩子们就缩了,没人去做丑生了。还有美国电影界的大导演、大演员卓别林,演了一辈子查利!他多么靓仔!

  你想粤剧再生,必须行当齐全。舞台艺术来于社会,你走这条路,都要有各种人种(角色),戏剧反映社会,才能凑成一台戏。只有生、旦,就会枯燥贫乏无味。我举例,你去酒家吃东西,去哪好?哦,那里有靓鸡吃,有品牌。粤剧一样,有品牌,才有人才,有特色。现在做出来的粤剧,不是反映多种人物,贫乏。今天我举了例子,关羽杀了两个(助手),裁员了,品牌就没了。要再生粤剧,要找回“大”字,没了这点,就是等死。

  40年代,我在海珠桥做《六国大封相》,不用唱的,就在台上走。我从(广州)河北回河南住,有日本仔把住海珠桥,晚上12点多,日本兵盘问,我只会答一句日语:“西八一(音)。”优界,就是做戏。日本人听了,就让你过去。他们很重视文艺,要粉饰太平。你们搞戏剧,都不知我们一百多年搞什么,你们没生活,没接触!

  所以粤剧要再生,一要有“大”字。李文茂是粤剧之王,他唱张飞大花脸,他靠粤剧封王。如果不成行成市,这个剧种一定灭亡。为什么我教学不收钱,我就是纪念这些前辈,戏曲艺术称王只有他。1953年文觉非飞师傅教我,1983年录制了。我不收钱教你学,我希望你喜欢,志在传播下去。第二,剧种要生存,一定要有年轻观众。剧组要兴旺,必有新的接班演员。为什么要教小朋友?就是培养他们的兴趣。或者上苍会体恤我,保佑我一把,能够传播下去。

  还有一个,官话。有些把关的人也不会,不会也就不想你问。有人说唱官话就不是粤剧。你当一个过程也好,有历史交代,无论失败历史抑或成功历史,都曾经有过,如果不是这样,剧种早就没有了。我去广东粤剧学校,教他们官话,讲李文茂,就是传这个历史,这个事。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约我去录官话,就是想保留这些资料。我们如果唱官话,十个字里有四个字可以听明白,这样外面的(外地,指广东以外的地方))观众也能听懂。你不去研究,就变成断层了。我觉得,我们要面对曾经拥有的这些。特别今天的中国十三亿人口,有十二亿半都是普通话,有些官话冲上去,就有人听。那天我在公园教学,那里什么人都有,有人说:“哎,这些不就是官话!”有些外省人听懂了。

  懂得唱官话的人60岁以上,他们曾经接受过前辈的氛围,这代人走了,后面那些“五祖传六祖,越传越无谱(唱)”。(柏叔示范,用官话和白话混杂唱了一段《贾宝玉》)研究古腔,先继承后创新,研究它的味道,把它的优点继承下来,不要这么快评论好不好

  中国剧种里,最强的是京剧,以前是在天子脚下演戏,成为国剧。我们地方戏最大是粤剧,观众最多。所以说,北有梅兰芳,南有薛觉先。京剧有四大名旦,粤剧有薛马桂白廖。薛觉先在粤剧的贡献很紧要:简洁、美化、不守旧。薛觉先和梅兰芳是好朋友,透过梅兰芳引进北方剧种入粤剧,不守旧,博学,形成南派粤剧,值得尊重。我们为什么要确立梅兰芳、薛觉先?是因为他们对剧种的贡献,加上他们有自己的剧目传世,他们值得尊重。透过你们,想将剧种精髓传承。

  今天我为什么讲李文茂说官话,大戏是粤音,挂羊头卖狗肉,才有粤剧,这是历史。要记下它,慢慢梳理它,先继承再慢慢创新。90、100岁的就算不死都思维不清,胜伯89岁依然思维很清晰,很难得。但毕竟身体有限,宜快不宜慢,眨眼就变易了。如果我们的师傅都走了,我们只能是“五祖传六祖”,还有谁厉害过我们?以后就是“八祖传九祖,变成大蜜枣”。(柏叔好生动的粤语比喻)

  我6岁懂事,看薛觉先,8岁出台翻跟斗,没钱的,9岁日本投降,我正式上台领工资,我出世的时候是走难,没钱念书。现在79岁,1936年的,喜欢“粉墨春秋七十载”这几个字,70年在舞台,现在还能登台,上苍给我的!老师给我的!同事支持我,观众赞我。我演戏最奸!无人奸得过叶兆柏!我老婆叫石敢当,是分房组长。我是东郭先生,好心为人,最后给狼任意摆布,所以我们夫妇什么都没有,这间屋,不是我的,是我岳父的。所以奉劝后人,不要做坏事,做好事,但不要做这么多好事,我检查我一生的败笔,做好事太多,反而不美。人死了要什么,亿万家财,最后烧的也是两卷……

  现在借习书记重视文艺这个东风,如果你想搞这行,对得起这份工,你做好你的角,就能向观众交代。我自我彪炳,为什么我要免费教育?就这个意思。就像薛觉先和梅兰芳的关系,讲没用的,我提一个证物,1954年薛觉先回国在沪演出,梅大师在北京专程来接薛觉先,我们剧团白驹荣当团长,在上海为期一月,梅大师陪了他一月!最后我们拍了公仔书的。我正式向薛觉先学了三年,我跟他三年,街知巷闻。我今天的成功,离不开他。他的侄女是眼科专家,退休了,她是公证。他真正的徒弟,是香港林家声。我是他的学生,我今天能够站得稳,离不开师傅,他还要启用我。我总结了这事,文革后,我把他的唱腔一次性口述出来。我们都对得住老师,我能够把这东西传下去,那时75岁。由于我没读过书,广州话叫“盲精哑读”,我没文化,我就靠脑子记。有人这么说我:“叶兆柏,天收你啊,你没文化,理解角色,天生的!你若读书,还得了!”我就说:“由于我没读书,我要记”。我现在1945年的曲,我都记得。这个我不是教人学,而是无奈。小肥妹,我请教你,你觉得我有没有像一些老人那样讲来讲去(啰嗦)?有没逻辑?(小胖妞笑道,成日话自己没文化,讲的,都好有道理,总结得好,还有好多生动的词汇!向你学习!)

  大前年,香港中联办让我讲薛觉先,我推了,后来打电话过来,说中联办(新华社)不能推的。我说,有什么推不了,嘴是我的!他们怎么知道我呢?你说我是粤剧活化石,我不就是一块石头吗?还活着吗?只能你迁就我。我讲薛觉先,她带了50人来,问我有没有讲义,我说我的讲义在这(指他自己的头)!她给我30分钟谈,我讲了3个小时。我只讲了3个字,一个字,讲一个钟头。第一个“正”字,第二个“韵”字,第三个“学”字,我概括了他的一生,说便于他们记录……哈哈哈!

  衰女包!小肥妹!我最后一个要求,快!快!快!尽快抢救!我心爱的粤剧!……

  小胖妞答应柏叔,一定会去观看他的《粉墨春秋七十载》的纪念演出的,会拍烂手掌笃笃撑的!并相约下次会带上我的学生,一起向他求教官话唱腔!他开心地说:“快啦!快啦!……总之什么都要快啊!”

  呵呵!十多年没见的柏叔,依旧像当年在小剧场话剧《过气明星下岗官》的排练场上,一样地诙谐、一样地幽默!柏叔!你好嘢!

美词佳句

    栏目ID=1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专题说说

© 2013-2018 - 说说控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10809号-1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说说控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