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名曲免费欣赏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粤曲名伶

汤凯旋驾鹤!沉痛悼念!琴音永留!

发布时间:2020-02-27 10:08:08源自:作者:阅读()

  天妒英才,汤凯旋驾鹤!沉痛悼念广东音乐大师汤凯旋!大师不幸离去,但美妙琴音永留世间!

  汤凯旋,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广东音乐传承人。广东音乐曲艺团的国家一级演奏员,著名广东音乐扬琴演奏家,中国扬琴学会副会长。他熟习广东音乐,整理和编配多首传统乐曲,并发表了多首广东音乐新作。他表演和创作的广东音乐曾多次在全国、省、市的大赛评比中获奖,其中他创作的《云山春色》获全国第二届民族交响乐展演优秀奖。他有关扬琴演奏技巧著述,深获好评,近年来对粤曲音乐、唱腔设计和配器上又有所突破,他还多次应邀赴海外及港澳等地演出,被行家和专家誉为“广东音乐的将才和代表人物”。

  汤凯旋 ,广东音乐曲艺团的国家一级演奏员,著名广东音乐扬琴演奏家,中国扬琴学会副会长。他熟习广东音乐,整理和编配多首传统乐曲,并发表了多首广东音乐新作。汤凯旋的扬琴演奏造诣很深,技法娴熟和全面。对演奏各类不同题材风格的作品都能挥洒自如,蕴含艺术的魅力。从曲子内容出发,通过大幅度的音色、节奏、速度和力度的强烈对比,塑造如泣如诉或愤恨呼嚎的不同意境,把扬琴的技巧和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表演和创作的广东音乐曾多次在全国、省、市的大赛评比中获奖,其中他创作的《云山春色》获全国第二届民族交响乐展演优秀奖。他有关扬琴演奏技巧著述,深获好评,近年来对粤曲音乐、唱腔设计和配器上又有所突破,如:由他配器及音乐设计(梁玉嵘演唱、蔡衍棻撰曲)的粤曲《雏凤新声颂伟人》荣获文化部第七届文华新节目奖。他还曾多次应邀赴海外及港澳等地演出。

  人物故事 扬琴密密弹汤凯旋15岁那一年,他听说广州艺术学校招人,于是就去面试了。此之前,他跟着父亲学了点弹秦琴的皮毛,后来在叶孔昭老师的启蒙下,汤凯旋从弹秦琴转学扬琴。进曲艺团后,学习条件较艰苦,每天几个学员争一台扬琴练。谁最早起身谁就能占到扬琴来弹奏。家贫的他还没有手表,每天要听鸡叫起床,所以睡觉也不敢睡得熟,那种情形就像张飞睡觉也睁着一只眼似的。他经常是第一个占到了扬琴来练。屠格涅夫说,艺术家成功的三大因素:天才、勤奋、机会,汤凯旋说,他最看重的是勤奋。正因为勤奋,他把扬琴的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由此在各种比赛中多次获得大奖,被誉为“粤乐扬琴最优秀的代表人物之一”。而令人欣喜的是,不仅在表演上力求把扬琴的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对扬琴乐器的运用上,汤凯旋也力求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扬琴的作用。 有次和一位琵琶演奏家同台演出,琵琶的五指密轮,发出的声音速度很密集,汤凯旋自己怎么快弹扬琴,都不够琵琶弹得快。这样两种乐器的表演节奏就有点脱节了。当时,他想到了能够接近琵琶弹奏速度的方法――弹轮,“咚”地用力重重弹下去,让弹力形成琴声的快速回响。虽然弹轮能够与琵琶的速度持平,但也只能维持一时。因为弹轮弹奏,要用很快速度,万一有时把握不好,动作幅度大了点,敲琴慢了下来,速度还是跟不上。后来,他就经常琢磨怎样不断创造与改良扬琴的演奏技术,使之与其他弹拨乐器演奏时更能和谐一致。他的脑子经常回旋着与琵琶合作的情景,也正是这一情景,诱发他创造了扬琴弹奏的新技法:他不停地模仿琵琶的密轮,以造成密集群束的效果,花了三年时间,终于发明了连续弹轮(密轮)。这种连续弹轮,在不改变扬琴传统演奏技法的情况下,又能增加琴竹的密度,在演奏过程,再与其他弹拨乐器一起演奏就协调多了。由此,密轮的创新,得到了行内人士的特别关注和赞赏。花开五六朵 汤凯旋“好学”的范围很广:扬琴演奏、指挥、撰曲、谱曲、编曲、唱腔音乐设计和配器、写唱词等。他的演艺身份,花开数朵,撩人眼目。汤凯旋说:我算是一个“杂家”,其实,艺术这东西,只要你好学,就会一理通百理明。 正是“好学”这两个简单的字眼,让汤凯旋的艺术潜能得以不断喷发,从一个单纯的扬琴演奏家,逐步修炼成具有了多种艺术才华的“杂”家。而这一种“杂”,让他的人生变得色彩斑斓。1992年,他第一次撰写了粤曲琵琶弹唱《阮玲玉》,写的是一代名伶阮玲玉的悲剧故事,而唱此曲的正是初显光彩的粤曲新星陈玲玉,此间蕴涵着同名玲玉在不同时代的人生命运对比。由于立意新颖,大受好评,至今仍为广东曲艺团的保留节目。而由他做唱腔音乐设计和配器的琵琶弹唱《悲歌广零散》和撰曲的《武则天》都先后获得了中国曲艺节牡丹奖。 2006年,为迎接瑞典哥德堡号仿古商船到达广州这一盛事,在黄埔南海神庙进行祭海仪式表演,由广东省歌舞剧院黄健强担任导演,请汤凯旋来创作13分钟的祭庙祭海仪式的音乐。导演提出了三个不:一不是广东音乐,二不是粤剧音乐,三不是歌舞音乐。汤凯旋听了这“三不音乐”的创作要求,还真给弄蒙了:那他到底还能写什么音乐呀?后来,他到黄埔体育馆,观看了数百名演员的走台做动作,又经过了反复琢磨和苦思冥想,终于才想到了用佛教音乐来变通。对这一段祭拜音乐,当时曾经有如下经典的评价:粤乐名家汤凯旋舍弃了人们熟悉的“六坡令”等粤剧吹打乐曲牌,根据结构需要吸收了某些晨钟暮鼓的佛乐元素,独创了“这一个”的祭海音乐,它平和大气,婉转中透出古乐佛乐之音。

  ~~~~~~~~~~~~~~~~~~~~~~~~~~~~~~~~~~~~~~谈艺录:

  文化需要磨合期

  记:扬琴在广东音乐中属于什么地位?

  汤:广东音乐最早的时候多用二弦、提琴(类似板胡)、月琴、横箫(笛子)、短筒,称为“硬弓五架头”,又叫“硬弓组合”,独奏多用琵琶或扬琴。30年代以后,改以高胡、扬琴为主,后来发展到高胡、扬琴、秦琴为组合,再后来秦琴被琵琶代替,但扬琴的地位还是很重要。在没指挥的情况下,扬琴当指挥,因为它的动作大,音域宽,它是乐队中的音胆。

  记:中国民族乐器的种类很多,各地的扬琴也都不一样吧?

  汤:中国惟一能与世界接轨的民族乐器,就是扬琴。扬琴属于弹击乐器,很有表现力。它的手法多为左手奏旋律,右手伴以分解和弦,有“民乐中的钢琴”之美誉。东北、江南、四川等地的扬琴都不一样,广东的要清丽明快一点。

  记:是不是广东音乐都有这个特点?

  汤:是啊,广东音乐比较具有灵活性,按每个人、合作者的水平、心情,对作品的理解,都可以有点变化。

  记:广东音乐现在处于怎样的地位?

  汤:好像全国的艺术家们都很关注。去年,北京、天津的艺术家在北京老舍茶馆搞了广东音乐专场,但广州的文化部门还是要加大推陈出新的措施,这样才不至于使广东音乐逐渐流失。我们的本土文化目前处于弱势,所以我建议政府对传统文化艺术要重视,重点扶持和保护本土音乐、文化艺术,因为它们是繁荣广州文化艺术、把广东建成文化大省、广州建成文化强市不可缺少的一环。

  记:广东音乐怎样才能振兴?

  汤:这个说来话长,但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的近邻,香港扶持传统文化,一年的经费是3000万元,而且香港每个地区都有好的演出场馆,广州人到哪里听广东音乐,欣赏广东曲艺?都集中到新的大剧院去听?可广州几百万人呐?

  记:广东音乐与其他地区音乐的差别在哪里?

  汤:简单点说,广东人是玩音乐,其他民乐就没这么轻松。有一次在国外演出,一位艺人戏说她是被音乐玩,像她拉《江湖水》,几个音下来已经冒汗了,而演广东音乐,就没那么累。

  记:现在有王晓京搞的女子十二乐坊,方锦龙搞的芳华十八等民乐组合,你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汤:现在处于中国文化磨合期,这些新的组合都是新的尝试,我觉得很正常,也是细分听众的一个渠道,但不要离中国传统文化太远,失去了民族精髓,那就只剩下形式上的美了,那样是不会长久的。

  记:这种行为是不是一种讨巧?把民乐当成赚钱机器了?

  汤:也不能说是讨巧,人各有志嘛。但以我的经验看,搞民族音乐赚大钱的不多,要挨得住清贫,才能有作为。

  曲艺特点

  发明

  汤凯旋说吃菜要吃无公害的,听音乐也要原汁原味才好,怎样在传统的乐器上演奏出更动听的音乐,需要不断的创造与改良。像他模仿琵琶的密轮,以造成密集群束的效果,就花了三年时间,终于发明了连续弹轮,受到了行内人士的特别关注。

  表演

  汤凯旋表演时,善于从曲子内容出发,通过大幅度的音色、节奏、速度和力度的强烈对比,塑造如泣如诉或愤恨呼嚎的不同意境,把扬琴的技巧和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汤凯旋的扬琴演奏,富有感染力,曾在各种比赛中多次获得大奖。

  创作

  从1998年开始,汤凯旋在粤曲作品方面开始大胆尝试,像他撰写的《武则天》、《香茶礼赞》等,都获了奖。汤凯旋说去年是他比较丰收的一年,许多作品都受到好评。

  为了搞创作,汤凯旋可谓废寝忘食、经常通宵达旦工作,有人说,“汤凯旋你这么辛苦干嘛呢”,“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只是为了当初艺术学校华嘉校长在临死前握着我的手说的一句话:千万不要让广东音乐在你手里埋葬掉。”

  推广

  汤凯旋对推广广东音乐,是相当积极的。他说,如果外国人听了我们的演出都叫好,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热爱我们的民乐呢。在各种各样的出国演出中,我们总可以发现汤凯旋的身影。为了推广广东音乐,让更多的人认识广东音乐,他先后在报纸及专业杂志上发表多篇文章,介绍广东音乐的特点与欣赏方法。

  我们的广东音乐怎样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呢?汤凯旋说:“我的总结是三个给予:给予前辈人肯定,给予现代人自信,给予接班人希望。”

  曲中人生

  人生百味 都随琴声起落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汤凯旋今年刚好60岁,之所以叫做凯旋,正是因为他出生于60年前的9月,父母乘着这股胜利的高兴劲儿,就把他叫做凯旋了。汤凯旋一直有个心愿:去法国巴黎的凯旋门看看,在采访时他高兴地说:“这个愿望也在前年兑现了,是随市文化代表团去的。”

  苦 学艺 酱油当菜吃

  汤凯旋是新会人,出生在肇庆,兄妹6人,他排行老二,很小的时候就跟爷爷奶奶去了香港,到5岁时才回到广州。5岁的时候,他跟老爸回过一次新会老家,由于生活条件不好,在那里吃了半年生菜咸鱼头粥,这半年的生活经历,留下的后遗症就是一闻到生菜味,就受不了要反胃,虽然近年有进步,看到别人吃,他还可以勉强撑得住。在吃饭时,学生常打趣说:“汤老师,给你点个生菜?”汤老师便连连摆手:“哎,不生财啊,哈哈。”

  他的父亲会弹秦琴,他也跟着学了点皮毛,由于家里环境差,15岁时听说广州艺术学校招人,于是就去参考了。考试时要弹两首曲子,他弹了《五朵金花》中的《蝴蝶泉边》,这个曲子是要转调的,可他不会;另外他还弹了广东音乐《雨打芭蕉》,不过当时他连谱都不会看,可也许老师更看重他的潜质,他还是考上了。

  在叶孔昭老师的启蒙下,汤凯旋从弹秦琴转学扬琴。当时的艺术学校有音乐曲艺班、美术班,教他们的老师叶孔昭是二弦演奏家,从其他学校借调来兼课的。“当时我们学习比较刻苦,与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过去是我要学,现在是要我学。”汤凯旋说在学校时比较苦,吃蒸饭,菜就是酱油,当时5个学扬琴的,谁早上最早起来,就先练,不练的人就到山上喊嗓子。

  乐 恋爱 爱琴胜爱情

  汤凯旋学习非常刻苦,入学不到一年,就获得学校颁发的第一学期品学兼优奖状。1961年,艺术学校因为经济困难下马,他考入广东曲艺团学员训练班,该班设在东莞虎门的太平镇,有20多人,其中出了不少名人,李艳玲(《七十二家房客》的主角)现在还在团里。由于勤奋刻苦,他的琴技进步很快,第二年就以一曲广东音乐扬琴独奏《倒垂簾》参加第一届羊城音乐花会内部观摩演出,受到专家们的好评。

  在学校学了两年后,学员训练班组成广东青年曲艺团,他们回到广州一边实践,一边演出。当时他住多宝路宿舍,在一次周末晚上,朱慕湛老团长去看学员,其他学员都回家去了,只有他还在练琴,其勤奋可见一斑,当年的“勤学苦练”奖自然也被他得了,有8块钱奖金,他提起这事还很骄傲,“这个数目是很大的了,因为当时学员工资18元,我的哥哥在上大学,我一个月还给他10块着呢。”

  “对着扬琴的时间,比对老婆还要长”,这是他的老婆对他的评语,汤凯旋说起这些一脸的歉意,“记得拍拖的时候,连收音机都没有,在路上走时听到音乐,常常停下来,有时女朋友都跑出去30米了,我还在听。”这个现象直到结婚,才有所改善,因为哥哥送给他一台改良版的收音机,就是饭盒中装着的半导体做的简易收音机,但这却是他多年来觉得最珍贵的礼物。

  酸 偷师 顶棚窥名家

  年轻的汤凯旋是好学而调皮的,为了多学,他常在名家演出时在台下看,有时趴在棚顶上看,“这需要功力的,因为千万不能从上面掉下来,哪怕是尘土掉下来肯定少不了一顿骂”。汤凯旋说当时好多名家都在,像陈德钜等人,都给他很大的启发。还有他从小就不拘泥于传统,偷着学一些省外国外的乐曲,被人知道后,说他不务正业,他对我说,“其实艺术这东西,要多学习别人的长处,才会有进步嘛”。

  文革前,他参加四清工作队,1965年,他从工作队回来参加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先后在表演唱连、器乐连参加演出。回来后,住在上下九的红荔曲艺厅,那时学得比较多,他说在学习上收获最多的也是那时候。

  这一年,汤凯旋被抽调参加由刘天一老师任团长的第二届广东民间乐团,随即因“文革”开始,又合并回广东音乐曲艺团,这一呆就是很多年。1966年至1976年期间,他先后参加广东音乐乐队伴奏京剧《红灯记》、参加曲艺杂技团和粤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的演出。其间创作了《劈山引水》、《渔海战歌》等一批作品,参加了《喜开镰》、《织出彩虹万里长》等乐曲的扬琴演奏。部分创作和演奏的作品还拍入电影《粤海轻骑》。

  当时正是“文革”时期,广东音乐曲艺的发展是不正常的。1968年,江青在一次会议上说:广东音乐是靡靡之音,不可救药!汤凯旋不甘心,在1969年将《得胜令》改编为广东音乐《战鼓催春》,在中山纪念堂庆祝“广州工宣”国庆晚会上,“文革”期间的第一首广东音乐终于上演了。他的心情是多么舒畅啊。但因此也受到冲击,当时大字报已经写好了——打倒只专不红的汤凯旋,可比较幸运的是,只差一晚,第二天运动又转到其他主题上去了,使他幸免一劫。

  甜 成名 创作得凯旋

  “文革”后,汤凯旋的创作才华得以喷发,1978年,创作广东吹打乐《狮舞》获广东省文艺创作优秀作品奖、广州市专业创作比赛一等奖。1980年,他被调进重新组建的广州民间乐团,历任演奏员、乐队队长、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团长助理。编配了《昭君怨》、《孔雀开屏》、《凯旋》等曲目。这些改编的曲目分别获广州市首届广东音乐比赛创作一等奖和演奏一等奖。

  1982年,他又创作了广东音乐合奏《鹅潭新貌》,获第二届羊城音乐花会省新作品优秀奖、广州市创作比赛一等奖、市首届文学艺术红棉奖一等奖。编配的高胡独奏《凯旋》获全国青年技术比赛(南方片)演奏奖。编配的广东小调《故乡情·我是红娘》在苏州举办的全国曲艺优秀节目调演获一等奖,并为琵琶弹唱《二泉映月》(获一等奖)、南音说唱《橘颂》(获二等奖)、上海的评弹《望金门》(获一等奖)做伴奏。1986年,他参与组织“广州扬琴爱好者协会”,任副会长至今。

  1988年,汤凯旋加入广州市音乐家协会,历任理事、主席团成员。后调回广东音乐曲艺团任曲艺队队长。1989年,加入中国音乐家协会。创作合奏《1976组曲》获广州市庆祝建国40周年作品二等奖。此后的三年内,他完成了《广东音乐扬琴的演奏技法和特点(上中下)》这一极具理论价值的论文。

  1992年,在广州南方剧院,他成功地举办了《汤凯旋扬琴独奏暨作品音乐会》,受到各方好评和市文化局嘉奖。该年度首次上演的粤曲琵琶弹唱《阮玲玉》,是他第一次撰写粤曲,至今仍为曲艺团保留节目。

  锦上添花

  “音乐厅”飞入百姓家

  2004年3月,汤凯旋、余其伟等人应邀,出现在新塘一家庭“音乐厅”,在寻常百姓家一展其名家独奏的风采,他们既为主人的粤曲演唱伴奏,还对当地发烧友即席指点。像这样的家庭“音乐厅”,他们已经参加数次了,他说除了新塘之外,广东音乐、粤曲较活跃的珠三角乡镇也有不少,这些都是很值得鼓舞的事,在东莞的厚街、长安、虎门、中堂,中山的小榄、沙溪,顺德的均安、大良,番禺的南村、钟村,广州的黄埔等地,都可以找到大手笔构筑家庭“音乐厅”,喜欢吹拉弹唱的曲艺爱好者,这对广东艺术而言,是一种来自民间的支持。

  像汤凯旋等名家名师在珠三角的上门开局与辅导,不仅为这些家庭“音乐厅”带来了以往在艺术殿堂方可领略的精彩演出,更明显提高了乡间私伙局的表演技艺,培养了艺术的种子,推动了“地火”的运行。

  鼓励地区民乐发展

  2004年底,汤凯旋在中山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为这里的民乐爱好者献上了一场精彩的讲座,并现场指导青少年演奏。汤凯旋很高兴地看到:在一代民乐宗师吕文成的故乡中山市,又有一股民乐之风正在兴起。

  汤凯旋对中山市的民乐发展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认为中山有三大优势:一是吕文成的故乡,吕文成的影响力无可替代;二是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建成了青少年活动中心等一批民乐培训基地;三是氛围好,能够成功举办多场高水平大型民乐晚会。教师民乐队、中山民乐队等一批民乐爱好团体先后诞生,成为民乐发展的良好载体。

  汤凯旋说,前不久,一位台湾客人来访,第一次提出了“吕文成精神”,盛赞广东音乐和粤剧,吕文成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其实在世界各地,华人对吕文成的名字都非常熟悉,广东音乐和粤剧广受欢迎。汤凯旋希望中山倍加珍惜“吕文成故乡”这一资源,在现在的基础上,使民乐在中山获得更充足的发展。

美词佳句

    栏目ID=11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专题说说

© 2013-2018 - 说说控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10809号-1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说说控站点合作申请